outlast怎么过-逃生outlast攻略

这是我们讲述的第1535位真人故事黄瓜能发光?葡萄干可以跳舞?这些不可思议的现象,你可见过?而我就是用这一个个神奇的实验,让山区的孩子们看到了世界的多样,也打开了他们通往科学的大门。我叫一诺@一诺求生...

这是我们讲述的第1535位真人故事

黄瓜能发光?葡萄干可以跳舞?这些不可思议的现象,你可见过?

而我就是用这一个个神奇的实验,让山区的孩子们看到了世界的多样,也打开了他们通往科学的大门。

我叫一诺@一诺求生录,浙江杭州出生的90后。大学一毕业,我就进入了湖南卫视,主持公益科普节目。

每年有大半年时间,我都行走在环境恶劣的边远山区。10年时间累计行程60万公里,能绕地球15圈。

outlast怎么过-逃生outlast攻略  第1张

在此期间,我曾给10万多名学生带去过科学实验,也曾影响过5000多万名学子。

(我是《新闻大求真》节目主持人一诺)

我生于1991年,在浙江杭州长大,父亲是一位中学英语老师,母亲在一家国企做高管。

我们家是武术世家,从小我就在父亲的带领下,坚持刻苦习武练功。

正是青少年时期练就的强壮身体,让我有了充沛的体能储备。工作后,面对灾害和危险时,总是冲在最前,无所畏惧。

也正是武术训练,让我有着自我约束能力和自律精神。每天训练的习惯,一直保持到了大学。

高考时,我顺利考入了浙江传媒学院,学习的是播音主持专业。

这与我从小习武的风格,听起来多少有些格格不入。大清早,同学们都在学发音、练普通话,而我却在练拳。

outlast怎么过-逃生outlast攻略  第2张

现在回想起来,从小习武锻炼出来的好体魄,以及坚韧的性格,竟成就了我的主持人生。

(在乡下给孩子们讲科学小故事)

2012年6月,我进入了湖南卫视,开始了电视节目主持人生涯。

那档节目是一直在湖南卫视和芒果TV播得火热的,收视率较高的公益科普节目《新闻大求真》,我就是里面的主持人“一诺哥哥”。

节目从2012年创办以来,以边远山区孩子为主要服务对象,对他们进行科学知识的普及,是一档益教益乐的科普电视节目。

该节目整整影响了一代孩子的成长,因为他们在观看节目时,也跟着我的科学实验,学懂弄通了一些复杂的科学知识。

节目创办前期,我却遇见了一场自然灾害,险些丧命。

2013年4月20日8时02分,四川省雅安市芦山县发生了7.0级地震。当时我正在成都出差,电视台当即叫我赶赴震区,展开灾害情况的相关报道。

(学生们用最高的礼仪欢迎我们)

这时的震区最危险,余震不断,我几次死里逃生。

特别是往震中芦山县龙门乡赶时,路上遇到了山崩,泥石流像洪水一般,从山上猛冲下来,山石像球一样不断从山上滚下来,我险些命丧黄泉。

当时脑子里想到的就是自救,因为此时没有人能够帮助我。我曾在一本书上看到,地震遇到泥石流时,千万不要顺着滑坡的方向跑。

因为你一定跑不过奔涌而下的碎石,而是要沿着滑坡的垂直方向,去寻找高地逃生。我反应很快,及时跑到了安全地带。

后来任务结束,我回到了台里,此景还时不时出现在我脑海里。可见灾难面前学会逃生是多么重要,此时我对节目改进也有了新想法。

(在乡下给孩子们讲科学知识)

在普及自然科学的同时,必须从小教会孩子们,遇到灾难和危险怎样自救求生。不仅是孩子,就算我们大人,也应该补上这一课。

多年以后,因为机缘,竟真的有机会向大家科普这类知识。

当时国家提倡广播电视等文化单位,做好送科学知识下乡的工作。我把目光转向了留守儿童,据不完全统计,当时全国有2200多万留守儿童。

这些孩子大多生活在偏远的乡下,爸爸妈妈都出去工作了,爷爷奶奶又不识字,学校里可能就只有两个老师,一个教语文,一个教数学,自然科学课相信许多孩子都没听过。

所以那一刻,我决定把科学实验送给那里的孩子们。

于是我开始了“科学下乡记”,每年有一大半时间,我都要去往全国各地的偏远乡村,给那里的学生送去科普实验。

(山里孩子很喜欢我给他们做科学实验)

当时有观众质疑我,下乡最多一个星期,能给孩子带去什么改变吗?不如给他们带些实惠的东西。事实证明,我的做法意义深远。

山里的孩子是开在异地他乡的花朵,同样也是祖国的希望,未来的主人。当时发生了一件事,也大大增加了我向山区孩子科普知识的信心。

2018年11月,在甘肃省金昌市天生炕村小学,我找了5名勇敢的同学,让他们和我一起,前往戈壁深处的模拟火星基地,并在那生活了6天。

我们与世隔绝,屏蔽一切外来资源,吃着压缩食物,喝着反渗透水,营造出了火星极端的生存环境。

让我没想到的是,这些来自乡村的孩子,竟然能像航天员一样,抗住艰难的生存条件,认真生活和学习。

(山村孩子们纯真的笑脸)

我们一起研究火星的大气环境和土壤结构,还一起做了一台小型的火星车,将五星红旗插在了遥远的山顶上。

相信这一刻,他们都明白了航天员的责任和使命。从火星基地回来时,这些孩子都对科学展现出了前所未有的热情。

为了让节目有身临其境的现场感觉,我们跋山涉水,一年到头不是在给孩子们做科学实验,就是在赶往乡下的路上。

我一边给深居偏远山区的孩子们做科学实验,一边拍下生动的视频片子,这也是《新闻大求真》节目的制作过程。

盛夏的海岛渔村,凛冬的呼伦贝尔大草原,云南最偏远的独龙江,中印边境的玉麦乡,都留下了我科普的足迹。

(我深入北极冰川科考)

我曾在黄土高坡的窑洞里,教孩子们制作黄瓜电灯,把腌黄瓜两头接上电,它竟能像电灯一样发光。其实这只是利用了电解质原理,但孩子们从未接触过,所以看得兴奋不已,尖叫连连。

记得去新疆时,我还让葡萄干在吐鲁番的火焰山上,为孩子们“舞蹈”。其实就是把葡萄干放到碳酸饮料中,里面的二氧化碳气泡,会使附在杯底的葡萄干上下浮动,看起来就像在“跳舞”。

还曾在黄河岸边和孩子们探究电磁力的奥秘,在云南大山深处的麦田上,为彝族孩子们,展现各种液体相溶的化学实验。

在天山脚下的大草原上,我为孩子们讲解这多彩的世界;在中印边境的小村里,和孩子们一起,给坚守国土的英雄们制作电影……

(田间地头也是我们的科学实验大课堂)

这一幕幕“神奇”的画面,带给孩子们极大震撼,看着他们或吃惊或兴奋,抑或满足的表情,我觉得特别值。

10年间,我给近10万名学生带去了科普实验。那些偏远地区,没有科学老师,也没有实验道具,我的节目就是他们的科学课堂。节目播出后,又有5000万学生收看节目,接受了科普教育。

好奇心是人的天性,对于科学兴趣的培养和引导,要从娃娃抓起,这也正是我的初心。

这些年我做了1000多个实验,点亮了3000多个学生的科学梦,让他们走上了学科学用科学的人生路,并给我发来了各种各样的好消息。

曾经大冬天还穿着破凉鞋的小学生们,如今有的考上了大学,有的准备读研究生,有的已做了医生,有的做了人民教师。

(常去山里给孩子们举办有意义的活动)

回想起少年时光,他们说,自从当年看了一诺哥哥的实验,才展开了不一样的人生篇章。

他们当中也有人回到了当年的母校,尽自己所能,帮助现在的孩子,走出不一样的人生路。

真欣慰,这些年我播种的科学种子,在每个人的心中发了芽。相信总有一天会长成不一样的大树,然后开花结果,再把新的种子撒向更多人心里。

10年来,我们节目组科学下乡,总行程已经超过了60万公里,可以绕地球15圈。载着满满一车的实验道具,奔赴过500多所乡村小学。

我曾带着孩子们深入过无人区,登上过冰川,跨越过雪山,穿越过沙漠,潜入过水底。

那些在极端环境中生存的植物,让他们学习到了大自然的智慧。蛇岛上的剧毒蝮蛇、湖畔落日下的麋鹿、斯瓦尔巴群岛的北极熊,教他们体验到了生存的意志。

(节目组走到哪都能受到孩子和家长的欢迎)

节目组一路走来,路上的经历可以写成一本本历险记。

记得我们在去中印边境--西藏的玉麦乡时,团队里大多数成员都是第一次上高原,大家刚下飞机就喘不上气了。

但马上还要坐五个小时的汽车,去海拔更高的隆子县。刚到隆子县,来不及休息就又投入工作了。

每个地方的环境不一样,为了让实验效果更精准,我每次都要做预演实验。那天实在是太缺氧了,身边的道具小哥抱着脑袋喊头疼,我也感到身体极度不适,这简直是史上最痛苦的一次预演。

那天晚上大家都没有休息好,天还没亮,迷迷糊糊间就听到向导大哥敲门,叫赶紧起床出发,因为下雨了。

这意味着从隆子县到玉麦乡,200多公里的山路一定会起大雾,有的地方能见度不足50米。

outlast怎么过-逃生outlast攻略  第3张

(每次给孩子们做实验,他们都欢天喜地)

更可怕的是雨天会有山体滑坡,在大雾中是看不到的。这条山路十分凶险,一边是高山,一边是几百米深的悬崖,车子一旦滚落悬崖,后果不堪设想。

果不其然,这一路上有五处滑坡点,还好没有冲到我们。车子贴着山边小心翼翼地往前行驶,我们几个看着车窗下的悬崖,魂都吓掉了。我赶紧闭上眼,身子都不敢动,怕乱动车子会掉下悬崖。

到了第一个海拔五千米高的雪山,终于有人顶不住了,我们的随行记者,蹲在路上边吐边哭:“我实在受不了了,太难受了”。

我想把她送回去,她想了想,怕耽误行程,又摇摇晃晃回到了车上。要知道前面还有一座海拔更高的雪山,但她却坚持要去闯一闯。

(我给大家讲逃生方法)

后来她对我说,我为高山深处的孩子,送去的不仅仅是科学实验,更是希望的寄托。能让西藏高原的孩子,亲自体验到我的科学实验,什么苦都可以忍。

相比这些生理上的不适,对我来说,每次和孩子们的离别才是最痛苦的。这些山里孩子太可爱了,内心的感情特别丰富,纯真无邪的笑容好似有魔力。

在玉麦的6天,我和14名孩子朝夕相处,做完实验就陪他们玩,把他们举高高。

临别的时候,他们拉着我的手不让走,说:“一诺哥哥,能不能再多待一天?”

我只能对他们说,地球那么大,我们始终还会再见的。可他们不知道,山高路远,再见已是遥遥无期。

2020年,突如其来的疫情,让我下乡和孩子们面对面接触,手把手做实验的机会少了,甚至没有了。于是我的节目重心开始转变,一部分放在了自救求生技能上。

(野外求生训练是常态)

难忘那些年走过的路、做过的实验,以及见过的孩子,虽然不能再每时每刻给他们做科学实验,却能为其传授其他技能,让他们学会守护珍贵的生命,也是一件意义深远的事情。

为了节目更加丰富多彩,也为了能更广范地与社会互动,我在自媒体上开了名为“一诺求生录”的帐号,同步更新相关求生技能。

每当天灾发生时,我总是第一时间赶赴核心地带,报道现场状况,研究灾难细节,并用亲身实验来演示生存技能。

可能这些你一辈子都不会遇到的意外,对我来说却都是日常。

我希望通过这些科普,让更多人远离危险、恐惧与痛苦,多一份健康、平安与喜乐。

为了效果更真实,我会对一些危险事件进行实地试验。有一次,坐在实验汽车上,感受汽车被撞,竟差点把我的助骨给撞断。

(录制自救求生视频时)

你一定想不到,我卧室床头柜里会放什么?里面是光源、火源、电源、罐头和水。

离床稍远一点的衣柜里,存有5天的口粮以及饮用水。这些都是我在雅安龙门乡地震时,得出的生命教训。

为了让自己更专业,能在实地营救中有实操能力,我就去中南大学湘雅医院考了“美国心脏协会急救员证”。

此技能在实际营救中,能与专业人士配合默契。大家不用语言沟通,就知道该怎样配合对方,这也是训练有素的魅力。

日常的种种艰苦训练,危险又需要智慧和体能的节目制作,让我乐此不疲。我做节目的最大心愿,就是想告诫人们:“安而不忘危,存而不忘亡,治而不忘乱。”

(在野外拍摄自救求生节目)

在我们生活中,处处都埋藏着安全隐患。一根未熄灭的小小烟头可以烧光整片森林;一个未拔掉的电器插头可能毁掉一个家庭;开车时接打电话可能会造成车毁人亡。

这些都是我们在生活中经常遇见,却又没引起重视的普遍现象。为了提高大家的警惕,我经常在节目中,向观众讲述如何应对突发情况。

为了验证哪个更可行,我就给大家做实验,结果一目了然。通过这样的方式讲解,观看者就能看得更直观,记得更清楚。

日常生活中,家长们也有很多需要注意的问题,比如孩子荡秋千不能荡得过高,危险的玩具不能玩,不能独自留孩子在家等等。这些容易被大家忽略的细节,一旦发生就是不可逆转的悲剧。

(接受特殊聘请)

以前我历尽千辛万苦,为山区孩子送科学知识,如今冒着生命危险,给广大观众送去死里逃生的技能。

我觉得自己做的事情很有意义,因为这不仅对我个人大有益处,也切实帮助到很多人。

眼前的安定并非永久的太平,居安思危绝不等同于杞人忧天。所以,我们每个人都要懂得未雨绸缪,风平浪静的时候,也要做好万全准备。

多年来的逃生演训让我意识到,人不能像温水里的青蛙,只图眼前安逸 ,浑噩度日。而是要早早做好规划,才有能力应对未来的风险。

亦如我们的人生,每个人都要学会提前规划自己的职业路,才能对得起这燃烧的青春岁月。

【口述:一诺】

【编辑:方晚】

我们不能走过不同的人生,却能在这里感受别人真实的故事,而且,每个故事都有真实照片噢!如果你也喜欢这样真实的故事,请关注我们吧!@真实人物采访

上一篇:洛克王国大地鼠怎么抓-洛克王国容易抓又厉害的精灵
下一篇:街机三国人物怎么升级-街机 名将

为您推荐